首页 > 文艺创新 > 正文

雏论肖峰宋韧油画作品
2016-05-14 10:46:21   来源:蒋义海   评论:0 点击:

真正的艺术不可能离开现实,优秀的艺术无不是或直接,或间接,或曲折,或隐晦地反映着客观的或主观的现实,其本质是现实主义的。肖峰宋韧穿过历史的烟云,始终没有忘记现实主义。
蒋义海
 
  肖峰宋韧是我们所尊崇的两位取得“辉煌和成就”的著名艺术家,是我们所敬仰的一对在中国当代画坛传为佳话的珠联璧合的伉俪油画大师。
 

 
  早在二十八年前,我就从报刊上读到他俩的合作《白求恩》,白求恩大夫专心致志、虔诚笃实地为中国抗日伤员钳取子弹的救治场面,光与线与色画出了白求恩和他的助手们无比丰富的形象,表现了白求恩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这幅油画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其作者“肖峰宋韧”也随之使我忘却不得。十八年前,在浙江海宁一次学术活动中,我和诸多与会者一样,有幸见到作总结报告的肖峰,这更加深了我的仰慕之情。肖峰之所以值得人们敬慕,在于他是一位杰出的富于开拓性的美术教育家;也在于他和他的伴侣宋韧一道继承发扬了中国艺术的优良传统,坚定不渝地走着一条现实主义光辉大道,创作出了一件件为中国人民所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关于第一点,我不想多说,因为肖锋在中国最著名的两大美术学府之一的浙江美院当了十三年院长,他最早提出了学院多渠道多层次办学思路,广泛吸纳真才实学者,重视学术研究,积极创办了富于权威性和影响力的《美术报》,举办了为世瞩目的西湖艺术节等,正如许江所说:“肖峰以他开拓者的胆识、出色的组织与领导才能,创造了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美术学院迅速发展的新局。”
 
  关于第二点,我想多讲几句。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国家之一,具有悠久而光辉的历史。在人类早期活动中,文字还未形成之前,就已有绘画的萌芽。历经各个朝代,中国绘画一直曲折地、不停息地向前发展。到近现代,却呈衰落,处于风雨飘摇中,然而其中不乏有一批杰出的画家力挽颓势,凭着他们高超的艺术造诣、独特的艺术构想,优秀的艺术作品,为中国绘画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以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为代表,坚持传统绘画,创造出雅俗共赏的新型风格。而徐悲鸿、林风眠为代表的一批留洋归来的画家,引进西方美术,实行中西合璧,改变了中国绘画衰弱之势。我们不能不看到,中国绘画之所以得以发展,主要的是靠了现实主义的绘画形式、现实主义的绘画方法、现实主义的绘画语言去表现现实主义的精神。
 
  齐白石的虾,虽寥寥数笔,形象、质感、神态便活灵活现,仿佛要夺纸而出。徐悲鸿的马,昂首腾跃,是一种大无畏、勇往直前的英雄主义真实写照。蒋兆和的《流民图》,将战时倍受煎熬、衣食无着、穷困潦倒的黎民百姓生活刻划得淋漓尽致。新中国成立以来,具有现实主义精神的写实绘画,仍象高山瀑布,飞流直下,滔滔不绝,仍似大江洪涛,奔腾不止,滚滚向前。
 
  20世纪世界绘画有两大思潮,一是流行于欧美的现代主义,一是流行于东欧和亚洲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两种思潮均发端于19世纪末,为世界绘画留下了丰富的遗产,也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其教训是强调了附加语“社会主义”而忽视了中心词“现实主义”,致使绘画受到极左的冲击而远离艺术的规律。然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对现代主义绘画,诸如抽象艺术,浪漫艺术,“先锋艺术”,“行为艺术”,女性艺术等研究门庭若市,而对现实主义的研究却门可罗雀。近此年来,这种研究局限有所突破,例如旨在弘扬现实主久精神每年一度的对“金陵百家”中的国画和油画全国展作品的研讨,就是一个典型。
 
  真正的艺术不可能离开现实,优秀的艺术无不是或直接,或间接,或曲折,或隐晦地反映着客观的或主观的现实,其本质是现实主义的。肖峰宋韧穿过历史的烟云,在眼花缭乱的尘雾中,始终没有忘记现实主义,他们高举现实主义旗帜,坚定不渝地走在现实主义大道上,并且越走宽广。
 
  肖峰宋韧明确现实主义光明大道,因而善于捕捉和撷取大道两旁丰富多彩或现实或历史的题材,也就是现实主义的具象与精神。诸如表现华东野战军进军上海、战士露宿雨雾中、陈毅粟裕巡视街头的《拂晓》,表现中央领导胡耀邦在乱云飞渡中忧国忧民的《耀邦同志》,表现周恩来日理万机,在病中仍操劳国家大事的《总理在一九七六》,连同那《战斗在罗霄山上》、《活捉张辉瓒》、《收复失地》等革命历史的大叙事作品,都真实地具体地再现了历史人物、事件。至于那些描绘祖国山河美丽的《晨曦》,反应草原小女孩天真幸福的《原上草》等以山水、人物以及花鸟题材的油画,更是让读者感动。这些油画,将西方绘画的写实技巧天才地运用到对中国现实素材的筛选、描绘,创造了具有中国特色——即具有民族化和大众化的油画。这实在是上世纪50年代留苏归来的肖峰等的功绩。
 
  肖峰宋韧画出如此使我们感动的现实主义作品,在于画家有着坚实的绘画基础,能纯熟地掌握绘画语言。肖峰50年代在苏联列宾美术学院向油画大师如提香、伦勃朗、哥雅、列宾、苏里柯夫等学来油画表现力,再结合中国绘画特有的“写心”、“传神”,即画家已经善于和驾轻就熟地带着情感去将绘画当成空间艺术,强有力地表现出一种对物理时空的把握和建构、瞬间及部分空间中物质的静止状态。画家找到合乎视觉效应的规律性,其作品能给我们一种仿佛实际经验过的真实感,仿佛使我们就在现实中感受到的实景。其人物、风景、静物,无论远和近,清晰和模糊,在形与质的体现上,肖峰宋韧的油画总是具有强烈的视觉可靠性,富有秩序性和节奏性,使我们感受到它的生动性、形象性。因此,肖峰宋韧的许多作品,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解释和对主观世界的一种揭示,是对社会挑战的一种回答。而这种回答具有诗人般的激情、科学家般的发明。因而肖峰宋韧的不少作品具有审美价值的形式结构,并把意义形象化了。这一切,重要的归功无疑是画家在艺术的现实主义大道上作着永不辍步的努力。
 
  绘画的现实主义和其他文艺形式的现实主义类似,应该越来越显宽阔、多彩,尽管它与多种多样的现代主义等可以集结在一起,对新世纪中国绘画的发展,有着独特的推动作用和奠基意义,呈现“多元”格局。然而现实主义的“主元”地位不可撼动。在多元与主元问题的处理上,不可偏废一方。历来在这个问题上就存在着分歧,早在八年前,还出现“现实主义该垮台”、“该百花齐放”论(见《南方周末》)它将“现实主义”与“百花齐放”对立开来。恩格斯曾指出:“仅仅宣布一种哲学是错误的,还制服不了这种哲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19页,人民山出版社1972年版。)我们必须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实践上,对“现实主义垮台”论予以澄清。
 
  认识现实主义的意义,会使我们的画家能自觉地积极地去贴近社会,贴近人民,贴近生活,体验时代精神,体验群众感情,体验历史或现实中发生的重大事件与活动本质,从而抓住典型环境中的人和事,倾注于光、线、墨和色,进行概括而具体地描绘,创造出既符合主旋律,又形式多样多彩的作品来。广义地说,这样的作品既是现实主义的,也体现了“百花齐放”。现实主义、充满着无限生机,它永无止境。因为社会在发展、人类的生产生活没有终期。现实主义应当没有固定的码头,也没有最终的港口,即使以中国的潘天寿、徐悲鸿、林风眠和法国米勒、科罗,意大利的塞冈提尼,德国门采尔,美国古尔德,俄国列宾、苏里科夫这些威名赫赫的名字命名的港口,也决非是最后停泊之所在。
 
  肖峰宋韧的油画作品展给我们在春花怒放中感受到现实主义春天的可贵,感受到一股股和煦春风从一幅幅作品中拂拂而来,它将为不仅仅囿限油画的中国画坛,催兴了生命,而且给我们带来了以重要的启示——现实主义,应当是当代艺峰上的一面红旗。
 
  所以,我要以一首小诗,作为本文的结束——
 
致肖峰宋韧大师

中西接嫁花独艳,
举起旌旗旗更鲜。
且喜艺精留画史,
又观桃李满结园。
 

扫一扫关注亚文联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油画作品 肖峰宋

上一篇:李啸:楷书创作的追求与思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