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艺美术 > 正文

发丝绣:被市场低估了的手工艺
2015-09-08 10:08: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鲁绣,属中国八大名绣之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兴起于齐鲁大地,史称齐纨或是鲁缟,至秦而盛,至汉已相当普及。它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品种,有着悠久的历史。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徐秀玲在绣制作品
 
徐秀玲在绣制作品

  头发和丝线,绣出国画范儿

  来到徐秀玲的艺术工作室,一幅幅形象逼真色彩艳丽的或工笔、或写意的“水墨画”映入眼帘。

  “徐老师,这画真漂亮,是您画的吗?”“这些是发丝绣,不是画。”徐秀玲笑答。

  或许是抱有同样疑问的人太多了,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问一答。

  简直是不可思议,记者带着答案再次细细观察那一幅幅“画作”,依旧难以寻觅到针线穿引的痕迹。

  后来才知道,发丝绣作为鲁绣的一种,常因酷似水墨画而引发疑问。鲁绣中所含绣种很多,被问及为何偏偏与这样玄妙的发丝绣结缘,徐秀玲告诉记者,自己是地道的济南人,1978年,才17岁的她就被分配到济南的刺绣厂工作,那之前也不知道什么是“鲁绣”、更没听说过“发丝绣”,应该说与之结缘就是由工作开始吧。那个年代的人工作都是分配制,分配到了什么单位就觉得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进厂之后就踏踏实实的学,慢慢的也就喜欢上了这门手艺。

  那时候入厂先学了两年机绣,就是用缝纫机刺绣,速度比纯手工绣制快得多,在丝线的选材上也与手工绣有所不同,机绣一般用人造丝、棉线也行,但手工绣多采用天然蚕丝。等机绣掌握熟练了我才开始学习手工绣,那时候出徒要3年,学习期间,老师教的主要是针法,可每一幅绣品的题材不同,绣制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不一样,这些都要自己慢慢琢磨。即便做到现在,如果遇到没绣过的新东西,我也要先想想怎么才能把主题表现的更生动。

  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徐秀玲,怎么也想不到“鲁绣”不仅成了她毕生的职业,甚至成了后来为之奋斗的事业。在刺绣厂停产之后,徐秀玲并没有选择像很多同事一样转行,而是在爱人的支持下开办了自己的鲁绣工作室,以针为笔、用丝代色,至今,已绣了三十余载。她的获奖作品众多,其中《鹊华秋色图》获首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银奖、《先师孔子绣像》 更是斩获了第十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天工艺苑·百花杯”金奖的殊荣。

  失传发丝绣上世纪60年代被重新发掘

  中国刺绣行业发达,四大名绣(苏绣、湘绣、粤绣、蜀绣)更是争奇斗艳,徐秀玲之所以与鲁绣中的发丝绣结下不解之缘还要从发丝绣的发源地讲起。

  她告诉我们,相传发丝绣始于中国唐代,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当时因用黑色原发为材料,又称“墨绣”。在现代,发丝绣又被称作济南发丝绣。其实,在千年的传承过程中,不少绣种失传了,发丝绣就是其中之一,具体失传的年代无从考证。曾听刺绣厂的老人讲,大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工艺的做法才被重新挖掘出来,是几位厂里的老师傅,听说她们以前是道姑。因为是咱济南人挖掘出来的绣法,所以发丝绣成了咱济南的代表绣种。之前说到我是济南人,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厂里学了发丝绣,并且一直做到现在。

  现存最早的发丝绣传世珍品是南宋的《东方朔像》,藏于英国伦敦博物馆。徐秀玲说,由于发丝绣的绣制工艺复杂,绣制时间长,认识、了解发丝绣的人也不多了。这门技艺,之所以能成为鲁绣中的精品,与其繁复的制作过程不无关系,发丝绣与鲁绣其他绣种的区别在于绣线中添加了真人头发,运用传统技术将发丝脱脂、染色,从而获得多种彩色发丝,再用其特有的针法,根据作品所要表现的艺术效果手工绣于蚕丝织成的底布上,添加了发丝的刺绣作品,观赏起来不仅有丝线的细腻,更是在平淡中添加了些许蓬松质感,使画面更立体。每一幅作品都要经过选题材、设计、准备原材料、配线、手工落稿、刺样、印样、上绷、绣制等多道工序,一套工序下来,少则数天,多则数月甚至几年。

  在众多题材中,最精到的要数绣制人物。

  初学者多从花鸟、山水入手,些许的变化难以察觉,可人物却不同,有时候一针之差就会改变人物的表情和神态,想要做到“形神兼备”更是难上加难。一般绣线会劈成1/24使用,但绣制人物时,为了达到色调的完美过渡,则要劈成1/32,在这个过程中,丝线的损耗也很大。

  大幅作品少不了局部绣制,很容易陷入局部颜色的突出或暗淡,少不了修改。颜色浅了还可以加入深色丝线调节,深了就只能拆掉重绣,有时为了几针的颜色就要拆掉一片,之后还需把线头接好,这个过程太费工夫。正所谓“绣活儿费事拆活更费事儿”,这也是发丝绣技法繁琐的一种体现吧。

  发丝绣毕竟是门老手艺,其精髓不能随意更改,但在绣的过程中,我也融入了些自己的想法:过去刺绣讲究平、齐、静,但实际上在中国画题材的绣制上,过于追求平和齐,绣出的效果反而刻板;发丝绣题材多选自水墨画,所以在绣的过程中我尽量忠于原画的意境,在该奔放的地方多掺杂几种针法,这样更能凸显水墨的独特韵味。

  随着讲述,徐秀玲不禁感慨,古时候,人们珍惜头发如生命,素有“肌肤毛发,受之父母,不敢损伤”之说,女子与情人相爱时,常以一绺青丝相赠,表示忠贞不渝;而佛教信女也用头发绣成菩萨、佛像顶礼膜拜。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发丝绣绣品在传统鲁绣中地位可见一斑。

  谁能接过她手中的这根针?

  一幅《鹊华秋色图》耗费了徐秀玲两年半的时间,正是由于这种技艺工艺精细、制作时间长,因而无法批量生产。正如大部分悠久的手工业制作,虽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发丝绣依然面临传承难的尴尬境地。

  干这一行的人太少了。口述过程中始终淡然的徐秀玲感叹。相对于手工绣,机绣的境遇更让人心痛。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电脑绣”的诞生可以说大大拉低了刺绣品的价格,毕竟它的成本低廉、操作简便,电脑程序绘版,能够重复且快速的绣制绣品。这使得原本售价偏低的机绣一下子没有了优势,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学了。

  说到这里,徐秀玲做了个让记者略感伤感的对比:欧洲古老的手工皮革制造业。和我们的传统刺绣一样,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是对比前者,发丝绣的境遇却差了很多。前者远负盛名,已经成了一个地区乃至国家的代表,甚至拥有了自己的品牌,价格更是没的说,人们甚至可以不在乎手工皮具的实用程度,多看重那份古老的文化传承以及手工制品的不可复制性,作品往往被人们赋予高雅、冷静、执着的美誉。再看看我们的发丝绣,因为从业人员少,早年,其精品仅用于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国际赠送,这在一方面也是对发丝绣的肯定,至今我的作品也是被收藏居多。可是大部分发丝绣作品,却并没有这般好的运气,我那些徒弟的作品,多数情况下只能卖个工本价,说到底,很多人还是没把这门技艺看成是艺术,对它的价值没有给出应有的价格。售价偏低,也是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的原因之一吧。

  除此之外,学习传统鲁绣还面临前期投入大、学时长的问题。丝线多论斤卖,一斤丝线要几百块钱,一个色系有十五六种颜色,配齐一种颜色就要几千块;而发丝绣所用发丝要论克买卖,一斤头发丝的价钱达到了两千块钱以上。这些投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传统手绣讲究静、要能耐下性子磨,没个几年时间根本绣不出像样儿的作品。这些困难,或许就是传统手工艺精髓难以传承下去的根本原因。

  在聊天中,徐秀玲告诉记者,值得欣慰的是,有一个徒弟已经跟随其学习手绣长达10年,是亲戚家的孩子,现在水平已经很不错了,这次还参加了“非遗”展会。

  业余时间,徐秀玲还办过鲁绣学习班,现在依然坚持在济南非遗中心每年两期的鲁绣传习班授课,“非遗进校园”活动时,她也会去学校为大学生们介绍鲁绣文化、教授鲁绣技法。在此次访谈的最后,她说:“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将"鲁绣"这门技艺传承下去了,能做多少做多少,不能让它再断代。”

  小链接

  鲁绣,属中国八大名绣之一,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兴起于齐鲁大地,史称齐纨或是鲁缟,至秦而盛,至汉已相当普及。它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品种,有着悠久的历史。除了以江苏、湖南、广东、四川为主要产地的四大名绣苏绣、湘绣、粤绣、蜀绣,异彩纷呈的鲁绣作为齐鲁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早已斐声海内外。为更好地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济南市2006年6月开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工作,历时整整两年,经过专家多次审评,先后公布了两批92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始自唐代的发丝绣顺利入选,成为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唯一的传统美术项目。


扫一扫关注亚文联微信

相关热词搜索:手工艺 发丝 市场

上一篇:工艺美术大师张汝财用内画为抗日英模铸丰碑
下一篇:桑皮纸:唤醒千年记忆

收藏